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但如果您是需要一个
软件刷量业务的下单平台,

点击进入huo.ddssww.com
全网业务都可以刷刷刷➩➩➩➩➩➩➩➩➩
广告

快手抖音中场战报:快手拓兵力、抖音收战线

  对弈的不仅是两款产品,而是整个公司。这是一个后来者居上,前行者猛追的故事。

  6月18日,快手CEO宿华发内部信高调表示年底快手DAU目标3亿。彼时,这个数字已经是抖音DAU的峰值左右。如今,距离这封内部信过了将近一百天,快手峰值DAU从2到2.2亿左右,抖音峰值DAU3.2亿。

  而暑期过后,双方DAU都有不同程度的回落,难守难攻已是现状。

  高度重合的用户市场下,存量博弈开始了,快手和抖音正在变得靠近对方的边界,无论是产品形态、增长方式还是用户市场。

  快手APP并非快手唯一主战场,新战场在极速版、大屏版等新版本上开辟。《财经》记者独家获悉,快手极速版上线20天破千万日活,年底目标是1亿DAU。无一例外,它们都长得很像抖音。近期,快手运营部门也重整壮大,这也是抖音最擅长的部门。

  《财经》记者还了解到,快手直播的直接竞争者火山直播已经与抖音直播合并,负责人韩尚佑已改为向Alex(Musically创始人)汇报。增加互动、关注、地理位置兴趣已成为抖音负责人Alex上任后抖音的年度目标——而上述正是快手的优势所在。

  《财经》记者多方了解到,抖音的社交和直播涨势很快,字节跳动直播月收入已经超过快手的一半,内部预计今年年底前超过快手。

  一年前,《财经》记者采访快手时,他们还坚持“抖音和快手是两款不同的产品”,无需拿来对比。随着抖音用户增长曲线越来越陡峭,今年年初快手才明确提出,抖音是直接竞争对手。

  两家公司的海外产品战也将打响。一位接近字节海外业务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快手海外用户总数不足字节的1%。经历了半年多的业务放缓,近期快手迎来了新的海外负责人,并在巴西取得了不错成绩。而字节已将TikTok和Vigo合并,不再左右手互搏,合力打海外市场。

  回顾几场移动互联网寡头大战,对比电商、支付、打车、外卖到单车,短视频龙头之争更为简单,没有复杂线下运营、没有巨头代理人,也就意味着其在管理、融资上挑战更小。

  但正是如此,短视频龙头之争成为移动互联网史上唯一一场以产品为驱动的亿级用户争夺、一场更极致的线上战争。

  快手作战路径:

  重庆会议—3亿DAU攻坚战—三人指挥部成立—空降多名—包抄抖音、充实运营线—“事情不搞大,怎么做老大!”

  2019年春节后,快手高管和产品团队一起去重庆做了一场用户,内部称之为“重庆会议”。

  此时,抖音全球DAU已经突破了5亿,打到了门口,高管团队内仍有两种声音,“坚持快手价值观做产品”还是“调整产品策略应战”?

  为什么选择重庆?快手在北方城市渗透率极高,而在南方渗透率较低。而西南城市已成为抖音重镇,尤其是在其重点运营的西安、重庆等人口密度较高的二线城市,快手很难攻破。

  渗透率数据反应的落差远没有实地调研来得残酷——在重庆市中心,快手团队沿街问询,数十个过往路人中竟没有一个人手机里有快手,但是解放碑前人人都在刷抖音。

  重庆会议成为快手佛系到激进的转折点之一。快手高管意识到,不激进增长=把用户拱手让给他人;不团结作战=默许团队战斗力减退。

  以上便是快手3亿DAU攻坚战的源头。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目前,快手已成立三人指挥部,连乔、徐欣、马宏彬,角色分别是技术、产品和运营,马宏彬担任总指挥。三人共同向CEO宿华汇报。

  强目标背后,2019年成了快手历史上空降中高层最密集的一年。

  今年4月,空降了一位战略负责人、一位投资负责人;5月,空降了一位产品负责人(来自腾讯)、一位电商负责人(来自)和A站的负责人(来自);还有新任海外负责人、来自B站的产品负责人等多位产品leader。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了截止到目前为止的快手内部兵力调配和作战计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