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想要的结果?
但如果您是需要一个
软件刷量业务的下单平台,

点击进入huo.ddssww.com
全网业务都可以刷刷刷➩➩➩➩➩➩➩➩➩
广告

快手需要“老铁”

  文 | 韩志鹏

  编辑 | 雷向波

  很少有人能忆起,谁先在快手上说出“老铁”两个字。

  作为一句东北方言,“老铁”不起于快手,却兴于快手,一嘴爽快的“老铁”称谓再加一句“双击666”的求赞话语,是快手DNA的重要组成部分。到2017年,快手的注册用户已超过5亿。

  但近来,“快手老铁”动作频繁,先是内部职级体系被曝光,总体分为6大档和16小档,从k1至k6,每个大档设置2-3个小档;再是被曝收购虾头APP,后者为快手2017年年中秘密孵化的图片投票类社交软件。

  一面规范组织架构,一面扩充产品矩阵,快手似乎不能等待了。

  过去的2018年,快手遭遇抖音强势夹击,但凭借老铁们的凝聚力,其依然是头部玩家。不过危机始终存在,内容监管收紧、用户增速放缓,以及短视频变现这把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都摆在快手眼前。

  重重问题到来时,快手如何保住“老铁魔力”并迈过难关呢?

  提速

  向来以“慢”定调的快手正在提速。

  快手近期收购的虾头APP早在2017年8月便上线App Store,这是一款图片投票社交软件,每日12个二选一问题,用户依据兴趣展开投票并匹配好友。

  同时,今年3月有报道称,快手于四个多月前悄然上线“快手概念版”,该APP除“发现”页采用流行的竖屏形式外,其余界面、内容风格与快手APP无二。

  不过,这款号称概念版的快手仍是初出茅庐。据七麦数据4月榜单显示,快手概念版在ios摄影与录像榜排名第264,而遥遥领先的抖音在ios免费总榜已位居第5。

  从这两款APP望去,自去年一月至今,快手通过自营、投资等形式推出约12款APP。风格涵盖剪辑工具、内容社区等领域。曾经低调的快手正密集布局产品,以抵御流量分化与高度集中的时代。

  孵化APP不易,快手这条路走得同样命途多舛。

快手需要“老铁”

  快手APP布局,地歌网制图

  目前,UGet、豆田社区等已在应用商店下架,而现存产品活跃度也存在问题,以内容社区蹦迪为例,其单条贴子的平均点赞数在20以下。

  自家APP“半路夭折”,这和快手的组织调整也不无关系。据AI财经社报道,2018年下半年快手将新产品部门整合为内容产品孵化部,但离职员工反映称此次整合并不成功,新部门没什么资源,转岗员工绩效只有原来的50%。

  已下线的豆田社区就是该部门的产物。

  诚然,产品失利并非直接由组织调整带来,但二者的相互关系体现着公司战略节奏的变化。

  尤其是以产品为核心业务的快手,当APP布局提速之时,组织调整也是风雨欲来。

  据36氪报道,2018年12月,快手海外业务大调整,原负责人兼首席增长官刘新华离职,由宿华亲自接手,近三分之一员工将被裁撤。

  据了解,刘新华在2017年8月出任快手CGO,全面负责海外产品Kwai。随着权志龙、IU等韩星于10月入驻Kwai,其产品冠绝当周韩国Google Play视频应用下载榜。

  Kwai在海外打得火热,TikTok也不甘落后。SenorTower数据显示,TikTok在去年9月的美国应用下载排行榜位列第一,且在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都极为火爆。

  快抖战火由国内燃至国外,但当高歌猛进的抖音站在快手面前,分野就此出现。

  自2017年成立至今,Kwai仅在越南、印尼的GooglePlay中杀入前百名,其余榜单均未进入前500,而韩国、俄罗斯等曾经表现抢眼的国家,Kwai也没能持续发光发热。

  因此,TikTok迅速反超Kwai,快手海外失守。

  可见,信奉慢速美学的快手没能在抖音猛烧钱重运营的节奏下找准全球化定位,宿华亲自掌舵也将重新规划快手的海外战略。

  但无论何人接手,“提速”已是快手的必然选择,这条道路也难言顺畅。

  组织架构迅速调整,这与去年年末的互联网裁员不无关系,但也反映出快手内部战略的变奏。多线布局APP,则是快手通过垂直化和多通道来挖掘新的流量。

  同样,快手的商业化也到了加速期。

  随着快手日活走向1.6亿的高峰,内容社区相对稳固,在流量由盛转衰的拐点到来之际,快手要迅速实现流量变现,打造交易闭环,度过产品的生命周期。

  快手商业化始于2017年,其相继推出便于网红对接广告主的快接单平台、用户推广产品粉丝头条,全面探索商业化。

  而到2018年,快手商业化正式提速,当年8月,快手任命2017年加盟的前阿里高级算法专家严强为商业化副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商业化探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